深情似往时 [平装] 7020024564

配送至
$ $ USD 美元

商品编号: 1851220 类别: 图书 小说 爱情小说
《深情似往时》为“归航”系列第五卷。本卷继续揭露英国政府在过渡期内的一系列阴谋手段,表面上英国政府同意中国政府于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仅,暗地里他们网罗亲英抛力,扰乱市场,对抗中国政府“繁荣稳定”香港的方针大计。与此同时,香港社会各阶层也开始了大动荡、大分化、大组合。钱、易、童、汉国上大家族之间的矛盾恩怨也愈演愈烈,易祖训乘机大发不义之财,而爱港爱国的钱程、易祖惠却为了“九七”香港回归,一个别弃商从政;一个支援内地经济建设。共同的理想使两人相见恨晚。难道他们果真是前生有缘,深情似往时吗?
编辑推荐
男人建功立业,叱咤风云,他的女人就顺理成章地捡尽便宜,大可威风八面地分享他的光荣,名望甚至各式利益。女人一旦事业有成呢,情况就不一样了,传统思想往往会令她的男人产生一种无可避免的心理负担和精神压力。一般男性看重和欣赏的女性本事,只宜在家庭内发挥。这也是现代妇女所面对的困扰,事业与家庭,有如鱼与熊掌,少能并存。而作者却是最最幸运的一个,这部作品就是作者要送给爱人的一份礼物。
媒体推荐
序 宜弘和我相识相爱逾十载。我们与日俱增的互敬互惜互重互爱,是亲友们有目共睹的。 都说会有“七年之痒”,事实证明,人世间无情岁月的流逝,只有不断地为我俩的有情天地创造和累积更明亮更璀璨的景色。 每年每月每日的林林总总遭遇,使我们愈来愈倚赖和重视对方。生活上的甜酸苦辣,如果没有对方一起细细品尝,真是完全不是味道。分享快乐让我们更喜形于色,乐不可支;分担苦难又顿成一种难能可贵的锻炼和求之不得的考验。 在去年我们结婚时,很多内地和香港的传媒朋友都问同一个问题: “什么原因使你们相爱起来?” 答案是:我们互相欣赏长处,同时彼此容忍缺点。而且,我尤其感动于宜弘可以有能力把我潜藏的品质予以提炼培育,从而帮助我发挥发展,更感谢宜弘同时可以有本事把我的拙劣品性控制得宜,防范我失仪失礼。 譬方说,我是个天生脾气急躁的人,加上后天环境内的工作量狂多,所造成的心理压力相当重,宜弘就往往在日常生活中以各种方式为我纾缓紧张,让我轻松快乐。 这几年,为了处理写作、出版、制作电影及电视剧等业务。而要奔波劳碌于五湖四海,在家的时候少之义少,陪伴宜弘的时间更少,亲友们都取笑我,说我“不守妇道”。宜弘非但没有怨言,给我的鼓励和支持之多之大,难以言喻。 从来,我离港公干,宜弘的电话一定在我抵埗之后一小时内就摇来,为了要确知我平安抵埗,他才安心。 每一天,不管我人在何方,无沦宜弘的会议多频密、工作多繁重,他都必定跟我联络上一两次,问: “你好吗?工作顺利吗?有发睥气吗?” 或者简简单单地说那句女人可以一天听上七遍,依然爱听的话。 男人建功立业,咤叱风云,他的女人就顺理成章地捡尽便宜,大可威风八面地分享他的光荣、名望甚至各式利益。女人一旦事业有成呢,情况就不一样了,传统思想往往会令她的男人产生一种无可避免的心理负担和精神压力。 一般男性看重和欣赏的女性本事,只宜在家庭内发挥。这也是现代妇女所面对的困扰,事业与家庭,有如鱼与熊掌,少能并存。 我是最最最幸运的一个。 从一九八九年开始立志写作,宜弘就竭尽所能地辅助我和支持我。 我写作劳累,他就像对勤力念书的小孩子一样,以各种方法鼓励我,包括带我去玩乐散心、给我买喜欢的东西等。 我抓破了头也想不出财经桥段来,为把小说写好,他就不厌其详地把企业界内的实例给我解释,启发我的灵感。 我需要通过各种渠道使我的事业更畅顺,他不辞劳苦地亲自为我建立各种有用的人际关系,并慷慨投资,以支持我进行各式市场开发和拓展。 ……
作者简介
梁凤仪,近年来在香港深受欢迎的女作家之一,又是香港商界和出版界事业有成的女强人。作为现代知识女性,她曾在香港和英美等地修读过文学,哲学,图书馆学及戏剧学,获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学位。
序言
宜弘和我相识相爱逾十载。我们与日俱增的互敬互惜互重互爱,是亲友们有目共睹的。 都说会有“七年之痒”,事实证明,人世间无情岁月的流逝,只有不断地为我俩的有情天地创造和累积更明亮更璀璨的景色。 每年每月每日的林林总总遭遇,使我们愈来愈倚赖和重视对方。生活上的甜酸苦辣,如果没有对方一起细细品尝,真是完全不是味道。分享快乐让我们更喜形于色,乐不可支;分担苦难又顿成一种难能可贵的锻炼和求之不得的考验。 在去年我们结婚时,很多内地和香港的传媒朋友都问同一个问题: “什么原因使你们相爱起来?” 答案是:我们互相欣赏长处,同时彼此容忍缺点。而且,我尤其感动于宜弘可以有能力把我潜藏的品质予以提炼培育,从而帮助我发挥发展,更感谢宜弘同时可以有本事把我的拙劣品性控制得宜,防范我失仪失礼。 譬方说,我是个天生脾气急躁的人,加上后天环境内的工作量狂多,所造成的心理压力相当重,宜弘就往往在日常生活中以各种方式为我纾缓紧张,让我轻松快乐。 这几年,为了处理写作、出版、制作电影及电视剧等业务。而要奔波劳碌于五湖四海,在家的时候少之义少,陪伴宜弘的时间更少,亲友们都取笑我,说我“不守妇道”。宜弘非但没有怨言,给我的鼓励和支持之多之大,难以言喻。 从来,我离港公干,宜弘的电话一定在我抵埗之后一小时内就摇来,为了要确知我平安抵埗,他才安心。 每一天,不管我人在何方,无沦宜弘的会议多频密、工作多繁重,他都必定跟我联络上一两次,问: “你好吗?工作顺利吗?有发睥气吗?” 或者简简单单地说那句女人可以一天听上七遍,依然爱听的话。 男人建功立业,咤叱风云,他的女人就顺理成章地捡尽便宜,大可威风八面地分享他的光荣、名望甚至各式利益。女人一旦事业有成呢,情况就不一样了,传统思想往往会令她的男人产生一种无可避免的心理负担和精神压力。 一般男性看重和欣赏的女性本事,只宜在家庭内发挥。这也是现代妇女所面对的困扰,事业与家庭,有如鱼与熊掌,少能并存。 我是最最最幸运的一个。 从一九八九年开始立志写作,宜弘就竭尽所能地辅助我和支持我。 我写作劳累,他就像对勤力念书的小孩子一样,以各种方法鼓励我,包括带我去玩乐散心、给我买喜欢的东西等。 我抓破了头也想不出财经桥段来,为把小说写好,他就不厌其详地把企业界内的实例给我解释,启发我的灵感。 我需要通过各种渠道使我的事业更畅顺,他不辞劳苦地亲自为我建立各种有用的人际关系,并慷慨投资,以支持我进行各式市场开发和拓展。
文摘
她明白为什么那个叫姜山的中国男人会回到自己的国家去。 连钱希都回去了。 各人回去的理由,起码有一个是相同的。 那是因为爱国。 钱望也要回家去,她仰望着蔚蓝的长空,默祷: “让‘长征三号’一飞冲天,冲破云霄,纳入轨道。然后,我要履行我的诺言。” 苍穹之下的炎黄子孙,其实都有着同样的心态,默祷着中国航天又一仗功成。 在香港的海港内,那艘“那佳”号钱家游艇在今天又有着一番热闹。 是钱希的主意,要在西昌发射这枚火箭的当日在游船上开一个派对,招呼在香港的各国领事馆商务领事,然后静候着那发射的重要时刻来临,要从电视机及收音机看到听到令人振奋的消息。 钱程对钱希的建议极表赞成。 邀请来的这些嘉宾,是最佳的传播喉舌,当他们国内的尖端科技公司要找寻业务对手时,就会想起了今天,就会记起钱氏的国际保险集团,更会介绍中国的航天科技。 撇开了业务不谈,他们也需要一个招待朋友轻松畅谈的机会。 钱希建议把易祖惠也一并请来。 “你对易祖惠的印象很好?”钱程对儿子说。 钱希很率直地答: “那是受了你的影响。你不是对易祖惠很好吗?” 钱程不自觉地故意把脸别到另一个方向去,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双颊发烫。 在船上,钱程有意无意地混在那堆商务领事之中,有一点点逃避着易祖惠的意思。 直至最后的紧张时刻要来临了,嘉宾们开始拿着酒杯,围拢在船舱的三个大型电视机周围,等待新闻报道。 钱程看到钱希陪着易祖惠有说有笑,他就径自走到船头的甲板上坐下来,望着平静无波的洋面出神。 他记得很清楚,小时候,祖父钱智、父亲钱节总是带着他出海去钓鱼。 钱智告诉他: “我们钱家是靠海发达的,我的祖父钱力最喜欢海。他年轻时的愿望就是生活在一个海港之内,与海为伍。” 小钱程曾经问过祖父: “为什么他喜欢海?” 祖父回答说: “他觉得海很深很大很远,面对着海洋,心胸就会开阔,有什么难堪的事,都会忍受得住。我的祖父说最好是跟自己所爱的人一起在船上、在海中过日子。” 钱程长大后,同意这个讲法,不但是他,相信钱家代代相传,都会喜欢海。 海,是没有什么容不了,吞不下的。 人必须有海量才会获得畅快。 “钱程!你在这儿吗?”似乎在远处有有人叫他,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吧?他只不过现在想起来。 可是当钱程回转头来时,他看到盈盈浅笑地走过来的易祖惠。 他的喉咙又堵住了。 是怎么一回事呢?又是那番犹记当年、似曾相识的梦幻感觉。 易祖惠坐到他身边来了,问: “你为什么要躺在这儿?不去看电视的新闻转播?” “我在这儿也会听到船舱内的欢呼声,不是更好吗?” “你是有点紧张了,对不对?” “也许是吧!” “我也有一点点。”易祖惠自语道:“要轻松神经,其实最好是唱歌!” 于是,易祖惠清一清喉咙,就唱起那首很古老的渔家小调来。 她的声音似是来自遥远一方。 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婉转、那么的清丽,而且,又是那么的动听。 可是,钱程再也忍受不了了。 眼前的情景,耳畔的歌声,都是他一点都不陌生的。 一切如在昨天曾发生过。 这令他太恐惧了! 钱程忍受不了,立即捉紧了易祖惠的手,喝道: “不准唱。” 易祖惠被钱程这么一喝,吓得呆住了。 她瞪着钱程,看到他一脸的惶惑,而分明又带着无尽的深情,正不知如何是好。 “你……” 星在西昌发射成功了。 钱程仍紧握着易祖惠的手,他只是说: “我们成功了。” “是的,我们成功了。”易祖惠说:“你还有话要跟我说的是吗?” 双眸相视,都在想,是前生的缘,是今生的债,是来生的什么呢? 西边的落日映红了半边天,彩霞随风飘动,围住了在水中央的一对人儿,分明是心有千缕情万般意,只是实实在在的口难开。 最能平伏这种压抑不下去的兴奋和冲动,就只有一个办法。 钱程猛地把易祖惠拥在怀中,吻住了她。 第一次,钱程享受着那种凝聚心头、挥之不去的旧日情,今生事的感觉。 他不要再去分辨是今天抑或昨日,他只拥有着现在的这一刻。
ISBN7020024564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者梁凤仪
尺寸32